欢迎光临上海新闻网!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养生 >

得了阿尔茨海默病 人生还能够精彩吗?

作者:网络整理员   来源:网友投稿   上海新闻网   更新时间:2020-08-11 12:23
       60岁的高先生,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3年前,82岁的母亲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好好的这个家顿时全乱套了。
       高先生家有5个兄弟姐妹,作为大儿子,高先生主动担负起照顾母亲的责任,其他弟妹怕高先生太累,给母亲雇了保姆。但每次下班回来,母亲都抱怨:“保姆不给我饭吃……我的钱少了,肯定是保姆偷的。”可高先生问父亲,发现这都是母亲的胡言乱语。最“闹腾”的一次,是她竟拿着扫帚打骂保姆,一个月内高先生家换了7个保姆,最后家政公司都不敢再派人来了。
       一次,妹妹发现母亲把鞋刷放在了炒菜锅里,她生气又难过,劝母亲凡事不要亲力亲为。但母亲却认为是女儿嫌弃她,摔门而去,没走几步就在楼下哭闹起来,坐在地上喊着:“儿女都不孝啊!不养我了!……”自那以后,其他弟妹们就比较少来看母亲了。
       父亲在和母亲的一次争吵中,突发心梗,幸亏抢救及时,并无大碍,但此后,母亲的病情却恶化了。往往每天只睡一两个小时,刚刚吃过饭,就说自己没吃,一天要给她准备七八顿饭菜。高先生担心母亲的胃受不了,就有意控制着。母亲不理解,抱怨着说:“现在连饭都不给我吃了!我死了算了!”
       高先生的爱人有糖尿病,他自己有严重的心脏病,夫妻俩照顾母亲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高先生向其他弟妹提议,能不能“轮流照顾母亲”。但这想法一提出,其他弟妹就以各种理由拒绝了。二妹说:“咱妈不是一直都是你们照顾嘛,我们来了她肯定不愿意。”三弟说:“要是差钱,我们家出。”四妹说:“我们家闺女要高考,我得陪读,没时间啊!”一气之下,高先生掀了桌子,“家庭会议”不欢而散……从那以后,弟妹们除了过年,平时基本都不来了。母亲的“老痴”,竟成了高先生兄妹心中的“疙瘩”。
       现在,母亲还是由高先生一家人照顾。夫妻俩正式退休后,本打算好好享受退休生活,但现在家里一分钟都不能离开人,照顾母亲就是高先生退休后新的“工作”。高先生最近发现,他的记忆力也不太好了,经常失眠头痛。妻子苦笑着说:“要不了多久,估计我们也要得阿尔茨海默病了!”……
       什么是阿尔茨海默病?阿尔茨海默病(AD)是一种起病隐匿的进行性发展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临床上以记忆障碍、失语、失用、失认、视空间技能损害、执行功能障碍以及人格和行为改变等全面性痴呆表现为特征。65岁以前发病者,称早老性痴呆;65岁以后发病者称老年性痴呆。
       “2019年的统计显示,阿尔茨海默病(AD)在世界范围来说发病率非常高。2019年,中国已经有一千多万的AD患者。因为中国在全球人口数量是最多的,所以按这个比例来说,中国是AD患者最多的国家了。”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科主任医师、AD专病资深医生冯庭怡说。
       患病人数逐年增加
       冯庭怡医生介绍,目前全球都呈现出逐步老龄化的趋势,随着这种年龄增长,AD发病率基本呈递增趋势。有个预测估计中国到2050年,AD发病人数会达到将近2800万人。应该说这个数字庞大、数据比较客观。这也是患病人数逐年增加的一个表现。“我从事认知障碍专业。我院专门设置记忆力障碍、认知功能减退、痴呆的专病门诊,每周会遇到十几个甚至于二十个左右的新发病人,频率比较高。普通门诊(神经内科、老年科、精神科)的其他医生也可能会接触到这类的病人。”
       冯庭怡表示,这类病人中,以记忆力减退来就诊的比较多,达到80%,或是影响到他正常的生活了,有少部分的病人因为一些精神症状,比如说觉得有一些幻觉,或者是睡眠上出现了问题,但是还是记忆减退的更多。
       认知功能下降现象
       专家认为,引发阿尔茨海默病的病因可能是一组异质性疾病,在多种因素(包括生物和社会心理因素)的作用下才发病。从研究成果来看,该病的可能因素和假说多达30余种,如家族史、女性、头部外伤、低教育水平、甲状腺病、母育龄过高或过低、病毒感染等。除了丢失记忆外,阿尔茨海默病还会导致患者运动障碍、言语失调等认知功能受损,生活自理能力逐渐下降,甚至行为异常,需要有专人24小时的照料。因此,“认知功能下降”是阿尔茨海默病的前兆。
       说到“认知功能下降”和阿尔茨海默病的关系时,冯庭怡解释道,认知包括很多方面,如记忆力、语言、空间、执行力等,也就是说接收到信息,还有对别人语言的理解、判断等。“我们所说的认知能力下降,指的就是其中这一个大类里的一项,也有可能是两项或者是几项同时的受损,一般来说,认知功能下降的话,可能有比较轻的,不影响你正常的日常生活或者社会功能,但如果下降到一定程度,它就会影响到你日常的生活,或者是你的社会功能的时候,那么我们就会称为认知障碍。认知功能下降是认知正常和认知障碍之间的一个过渡。”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老年病科行政副主任郭起浩指出,生活中,当我们忘事、记错事儿时,常自嘲“老年痴呆”了,如果这种现象经常出现,很有可能是有了认知功能下降的迹象。
       医学界普遍认为,阿尔茨海默病分为3个阶段:临床前期、轻度认知功能障碍(MCI)阶段、痴呆阶段。患者处于临床前期时,可能有轻微的认知下降但客观的认知检查还在正常范围内,但脑内已经有阿尔茨海默病的病理改变,例如,Aβ的沉积。患者处于MCI阶段时,会表现出客观认知检查受损,但日常生活能力不受损。患者处于痴呆阶段时,认知功能持续受损,病人的职业能力、社交能力,甚至生活能力都受到影响。
       干预疾病的切入口
       作为阿尔茨海默病的前兆,“认知功能下降”应成为公众认识、干预疾病的切入口。
       由于我国人群基数庞大、阿尔茨海默病发病隐匿,要求政府大规模推行早期筛查阿尔茨海默病有一定难度。但认识、关注“认知功能”势在必行。
       中国正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关注、早筛“认知功能”将成为降低社会未来风险的关键一步。中国有1000万左右的包括阿尔茨海默病在内的痴呆患者,相当于全球发达国家患者数量的总和。2018年4月,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内科主任贾建平及其团队发表的《阿尔茨海默病在中国以及世界范围内疾病负担的重新评估》显示,我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平均每人每年要花费13万元,其中超过67%是交通住宿费、家庭日常护理费等非直接医疗费用。阿尔茨海默病无可避免将成为患者家庭的沉重负担,也将成为未来我国面临的严峻社会问题。我国已经发布的《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中也明确指出:我国老年人整体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并且以“到2022年和2030年,65岁及以上人群老年期痴呆患病率增速下降”为“老年健康促进行动”的行动目标。老年人及其家属要了解老年期痴呆等疾病的有关知识,发现可疑症状及时到专业机构检查,做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
       干预包括两个方面
       怎么发现?怎么治疗?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胡华说,目前有专业的神经心理测试可以检测认知功能,医生会比较关注症状、神经心理测试结果、影像学及生化检查、此外家族病史也会比较关注;还有一种,能生活不能自理,如果生活不能自理,这个时候就诊可能都是很严重的程度了。“实际上这个疾病越早治疗越好,希望大家不要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期。”
       胡华认为,阿尔茨海默病前阶段是轻度认知功能障碍(MCI),MCI再往前是主观认知功能下降(SCD)。MCI当中有一半人会转变成AD。“黄金治疗期就是我们AD的早期,我们刚才提到的MCI阶段。”
       医学界普遍认为,认知功能下降的干预包括两方面:一是非药物干预,二是药物干预。
       非药物干预主要通过生活方式、行为情绪引导,例如多运动、多动脑、控制三高、保持情绪乐观、戒烟戒酒等等。药物干预方面,有针对认知功能不同方面进行干预的药物,也有基于各种Aβ学说、Tau学说、脑肠轴学说等开发研究的药物。以脑肠轴靶向药为例,其治病原理就是基于最近在阿尔茨海默病发病机理研究中提出的脑肠轴理论。该理论认为肠道菌群失衡导致其代谢产物异常,异常的代谢产物刺激外周免疫炎症,促使免疫细胞向大脑侵润,并引起脑内小胶质细胞的共同活化,导致AD相关神经炎症的发生,与Aβ神经毒性作用一起,共同导致神经元的死亡及痴呆的发病。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投稿专用邮箱:zhzxwz123@163.com| 技术支持:申城网络
Copyright 2013-2016 上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9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豫ICP备09087534号